• 律师应该有明确的法定调查权——对《律师法》修改的一点意见

  • 来自: 云南昆明律师网
  • 作者:
  • 【字号:
  • 阅读: 1919
  • 发布时间: 2013-05-07 18:27:34
  •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三十一条规定:“律师承办法律是事务,经有关单位或者个人同意,可以向他们调查情况”。这是律师法中关于律师调查权的规定。这个规定,从字面上讲,实际上是说律师的调查权是可有可无的,它完全取决于“有关单位或者个人”是否同意,如他们不同意,律师就无权进行调查。这造成了律师在调查中的无奈与尴尬,律师无法进行正常的调查工作,如何执业?这样,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摆在了我们面前,即律师是否应该明确法定调查权?下面,笔者谈谈个人的看法。
             一、《律师法》第十一条的规定比《律师暂行条例》的有关规定还要倒退。
           《律师暂行条例》第七条规定:“律师参加诉讼活动,有权依照有关规定,查阅本案材料,向有关单位、个人调查,律师担任刑事辩护是,可以同在押的被告人会见和通信。律师进行前款所列活动,有关单位个人有责任给予支持。……”。在这里,律师向有关单位和个人调查,有关单位和个人是“有责任给予支持”,而不是现行律师法中的规定“经有关单位或者个人同意,可以向他们调查情况”。二者相比,暂行条例对律师调查权的规定是明确的,而现行律师法的规定是可有可无的,是不确切的。
            是什么原因引起律师调查权的规定产生如此不同的提法呢?笔者细想,也许是律师的身份变换所致。《律师暂行条例》规定:“律师是国家的法律工作者”,而律师法规定,律师“是指依法取得律师执业证书,为社会提供法律服务的执业人员”。律师作为国家的法律工作者,用有明确的法定调查权,那也许是毫无疑义的,但律师作为“为社会提供法律服务的执业人员”,就不应该有明确的调查权了吗?笔者认为,应该同样具有!
            首先,以律师的身份来讲,尽管律师不定位为“国家的法律工作者”,而定位为“依法取得律师执业证书,为社会提供法律服务的执业人员”,但是从取得律师资格及执业证书条件来讲,律师法的规定丝毫不低于暂行条例的规定。现阶段的执业律师应该是政治上合格、业务上有专攻的为社会提供法律服务的法律工作者。其次,以律师承办的业务来说,如果律师没有明确的法定调查权,要办好业务,“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发挥律师在社会主义法制建设中的积极作用”(律师法第一条的规定),那是要大打折扣,那实际上是权利和义务的不对等。
             二、律师法三十一条的规定有悖于民诉法与刑诉法的有关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七十条规定:“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单位和个人,都有义务出庭作证,有关单位的负责人应当支持证人作证,……”;《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人都有作证义务……”。这两条规定,都明确地肯定了,无论是民事案件或者是刑事案件中,知道案件情况的有关单位及个人都有义务说出案件的事实,有义务出庭作证,换句话说,他们都有责任提供案件的真实情况。既然如此,律师,作为“为社会提供法律服务的执业人员”,为了“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在向有关单位或者个人进行调查时,这些有关单位或者个人是否应该有责任给与支持呢?答案应该是肯定的!由此可见,现行律师法的第三十一条规定的有悖的,其精神不一致的。
            基于上述一、二方面的理由,笔者认为,在律师法的修改中,应明文规定,律师在承办法律实务时有明确的调查权,有关单位及个人,对此应有责任支持。另一方面,绿时有明确的法定调查权后,是否会滥用呢?这点担心是不必要的,因为律师法及其他相关法律法规中,对律师权利的滥用,也有了相当充分的禁止性条款。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律师在承办法律事务中,应据有明确的法定调查权。在律师法的修改中,建议第三十一条修改为“律师承办法律事务,可以向以有关单位或者个人进行调查,有关单位和个人有责任给予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