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幕交易行为的表现形式及其法律责任

  • 来自: 原创(昆明律师)
  • 作者: 云南律师 周亚琳
  • 【字号:
  • 阅读: 2897
  • 发布时间: 2012-02-21 15:15:26
  • 内幕交易行为的表现形式

    (一)利用内幕信息进行交易

    《证券法》第73条:“禁止证券交易内幕信息的知情人或者非法获取内幕信息的人利用内幕信息从事证券交易活动”。这里明确使用了“利用”一词。按文义解释,“利用”自然包含了主观故意的因素,据此可以认为内幕交易行为要具备“利用”这一主观要件。利用内幕信息进行交易主要指内幕人员直接利用内幕信息进行证券交易或者是借他人名义甚至是利用他人的证券户头进行证券交易。那么,此处的利用可以顺其自然理解为包括以下三个要件:其一,内幕人必须实际拥有内幕信息;其二,内幕人有利用该内幕信息进行相关证券交易的故意,此处的主观心态只能是故意;其三,内幕人员确实利用了该内幕信息进行了相关证券的内幕交易行为。至于有没有获利或者是有没有对其他投资者造成实际的损失则在所不问。但是实践中,直接证明这三个要件有时显得非常艰难。证监会在处理此类行政案件的时候提出一种间接证明的方法,即在证明“利用”之一行为时,应当适用事实推定规则,也即应当根据已经证明的当事人的客观行为,推定其具有利用的故意,除非当事人提出有利的证据推翻或者排除这种推定[1]。此种证明应当达到“清晰并具有说服力”的标准,否则不予适用。在我国当前还没有相关法律规定的情况下,处理此类案件的时候应当根据我国情况,个案分析,审理时只要证明知悉内幕信息是影响其交易行为的因素之一,就可以认定利用要件具备。

    (二)泄露内幕信息

    如果说利用内幕信息进行内幕交易的主观心态是故意的话,那么此处的泄露内幕信息的主观心态就不是可以轻松的断定为是故意还是过失的了。对于泄露内幕信息而言,主要的关注点是泄露者客观上实施泄露行为,而不过分强调其行为动机。但是过失泄露是否应当进行规制呢?笔者认为即使只是过失泄露内幕信息,但是这种过失也是对其自身所负有的信赖义务的违反,由于其自身的疏忽大意、过于自信等原因造成了损害和侵权。此外将泄露者的责任扩大至过失也有利于督促知情人加强自身的保密意识,防止当事人规避法律制约。当然,泄露内幕信息如果被责难是要建立在“他人进行了内幕交易”基础上,如果知情人泄露内幕信息他人并未利用,则并不构成内幕交易[2]

    (三)内幕人利用内幕信息建议他人买卖证券

    此种行为方式中内幕人员的主观心态显而易见是故意的,即内幕人建议他人买卖证券。但是与泄露内幕信息有相类似之处在于,如果只有内幕人员的建议行为,而被建议人并未利用知情人的建议进行实际的交易行为则同样不应当构成内幕交易,此时知情人的行为只属于“泄露内幕信息的行为”而已。

    当然,在有的立法中也是有内幕交易的但书条款。在我国的实践中,依法回购本公司股份、买卖行为与内幕信息无关、行为人有理由相信内幕信息已经公开、事先未知泄露内幕信息的人为内幕人或者未知该信息为内幕信息等几种行为不被认为是内幕交易行为[3]

    内幕交易者的法律责任

    1、刑事责任

    我国内幕交易的刑事责任主要规定在《刑法》及其他刑罚性条文中。首先,《刑法》第180条“证券交易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员或者非法获取证券交易内幕信息的人员,在设计证券的发行、交易或者其他对证券的价格有重大影响的信息尚未公开前,买入或者卖出该证券,或者泄露该信息,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淡出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其次,《刑法修正案(七)》在《刑法》第180条的基础上增加一款作为第四款:“证券交易所、期货交易所、证券公司、期货经纪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商业银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的从业人员以及有关监管部门或者行业协会的工作人员,利用因职务便利获取的内幕信息以外的其他未公开的信息,违反规定,从事与该信息相关的证券、期货交易活动,或者明示、暗示他人从事相关交易活动,情节严重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此外还有2007年中国公安部、中国证监会试行的《内幕交易认定办法》和最高人民检察院、中国公安部《关于经济犯罪案件追诉标准的补充规定》,其中后者明确了内幕交易罪、泄露内幕信息罪的追诉标准[4]

    2、行政责任

    《证券法》第199条:“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禁止参与股票交易的人员,直接或者以化名、借他人名义持有、买卖股票的,责令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股票,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买卖股票等值以下的罚款;属于国家工作人员的,还应当依法给予行政处分。”第202条:“证券交易内幕信息的知情人或者非法获取内幕信息的人,在涉及证券的发行、交易或者其他对证券的价格有重大影响的信息公开前,买卖该证券,或者泄露该信息,或者建议他人买卖该证券的,责令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或则违法所得不足三万元的,处以三万元以上六十万元以下的罚款。单位从事内幕交易的,还应当对直接负责的主观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以三万元以上三十万元以下的罚款。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工作人员进行内幕交易的,从重处罚。”

    3、民事责任

    《证券法》第76条中明确规定:内幕交易行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行为人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虽然内幕交易民事责任的规定非常模糊,而且对于民事责任的相关方面的认定也存在很多疑点难点,例如确定原被告双方、确定损失的数额、确定损失与行为之间的因果关系、确定民事责任的归责原则等,都因内幕交易本身的特殊性质而难以确定。但是目前各国学者也在讨论中结合实践经验来确定相关因素,以此来完善证券内幕交易民事责任体系。由此,内幕交易民事责任与行政责任、刑事责任一起构成了我国内幕交易法律责任的完整体系。



    [1] 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委员会主编:《证券行政处罚案例判解》(第一辑)法律出版社,2009年版,第5页。

    [2] 陈蕾“内幕交易认定剖析”,华东政法大学,载宜春学院学报,2008年第3期。

    [3] 梁绍淳:“证券法关于内幕交易认定的法条分析”,载《消费导刊》,2009年第4期。

    [4] 于东升:“内幕交易的法律责任研究”,载《经营管理者》,2010年第1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