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幕交易人士的范围

  • 来自: 原创(昆明律师)
  • 作者: 云南律师 周亚琳
  • 【字号:
  • 阅读: 2544
  • 发布时间: 2012-02-21 15:13:58
  • 内幕人士是指拥有内幕信息,并利用该内幕信息进行内幕交易的人员。

    (一)我国证券法中明文列举的内幕交易者

    1、发行人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2、持有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东及其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及其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3、发行人控股的公司及其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4、由于所任公司职务可以获取公司有关内幕信息的人员;

    5、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工作人员以及由于法定的职责对证券的发行、交易进行管理的其他人员;

    6、保荐人、承销的证券公司、证券交易所、证券登记结算机构、证券服务机构的有关人员;

    7、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规定的其他人员。

    (二)典型的内幕交易人员

    1、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控股股东

    众所周知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以及控股股东作为典型的内幕交易人员之一,一方面是由于他们具有特殊的职位,对于直接或者间接获得内幕信息易如反掌,如果允许他们利用这些获得的内幕信息进行证券交易显然是违背证券市场的公平原则的;从另一方面来说,他们亦可以利用自己的控股权控制公司,影响董事会的决策,从而影响股价。因此控股股东应当承担和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同样的“信赖义务”。

    2、雇员

    雇员分高级雇员和一般雇员,大到直接管理人员,小到一般的打字员。虽然雇员并不如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以及控股股东那样可以直接、便捷的获取内幕信息,甚至是控制股价。但是由于内幕信息的形成到披露之间是有一定时间差的,而时间差的长短又不是一定的,那么在内幕信息形成到披露这段时间里,雇员的工作内容或多或少的会接触到与这些内幕信息有关的工作。虽然雇员不像上述人员那样具备“信赖义务”,但是他们应当属于可以获得第一手内幕信息的人,并且相较于一般的市场投资人员来说他们获得的信息更加准确而且也比较容易。这当然是有违证券交易市场公平原则的。

    3、典型内幕交易人员的配偶、家庭中的直系亲属及其他因亲属关系获取内幕信息的人

    典型内幕交易人员的配偶、亲属等并不是一开始就被归纳为典型的内幕交易人员之一的。但是今年来的案例真实的反映出,此类人员正是内幕交易多发的群体。由于配偶、亲属与直接接触内幕信息的人员之间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知情人利用这种相互之间的诚信、信赖关系将内幕信息告知、透露、建议给其配偶、亲属进行证券交易。在这种情况下,配偶、亲属进行证券交易完全是根据知情人提供的内幕信息完成的。更有甚者,知情人直接利用配偶、直系亲属或其他亲属的名义进行证券交易活动。正是这种种的法律规避行为导致了我们必须将配偶、直系亲属、及其他因亲属关系获取内幕信息的人纳入典型内幕交易人员进行管理。

    (三)非典型的内幕交易人员

    非典型内幕交易者即是与典型内幕交易人员相对的一个概念。典型的内幕交易者基本上都是所谓的“内部人员”,而非典型内幕交易者则是“外部人员”。与典型内幕交易者的认定不同的是,由于非典型内幕交易者的“外部性”,其认定标准没有定论,多数是存在于一些边缘性案例中。

    特定情况下,“外部人”为了与公司更好的开展业务合作或更顺利的为公司服务,公司会将一些尚未公之于众的重要信息提供给这些公司外部人,例如保荐人、承销人员、证券交易所、律师、会计师等等。由此看来,公司是对这些外部人产生的信赖的期待,信赖关系已然产生,从这一点来看,外部人和内部人在认定上均以与公司存在信赖关系为重要因素。

    控股股东的一般工作人员也属于外部人员,但是绝大多数情况下这些一般工作人员是无法直接接触到这些机密信息的,但是也不排除这些一般工作人员在工作的流程中或多或少的接触到一些这样的信息。虽然这些一般工作人员并不与公司直接产生信赖关系,但是笔者认为即使只是一般工作人员,由于其本身所属的控股股东对公司是有信赖义务的,那么为其工作当然附带遵守控股股东对公司负有的信赖义务。

    原公司内部人员,例如在得知内幕信息的时候仍然是公司的内部人员,但是在进行证券交易的时候已经不是公司的内部人员了;或者是通过其原本在公司的地位、人际等方面获得内幕信息。对于后者当然可以利用“以非法手段获取内幕信息的人”来定义,因为具备“私下交易”之要件。但是对于前者在证券市场上进行的证券交易究竟是否属于内幕交易以及其是否已经满足内幕交易者要件,我国尚无相关规定。但是笔者认为在这一点上,我国可以借鉴日本证券法对此的规定:曾经为公司关系人或公开收购者等关系的人在位期间借职务之便而获知内幕信息,在离开原职位一年期间继续禁止在信息公布前买卖证券[1]

    除此之外,《内幕交易认定办法》规定的通过骗取、套取、偷听、监听或者是私下交易等非法手段获取内幕信息的人,以及违反所在机构关于信息规定和使用的规定而获取内幕信息的人,当然是我们这里所讨论的非典型的内幕交易者的范围之一。对此,欧盟的规定与此亦有一定的呼应即:通过直接或间接渠道占有内幕信息的除第一内幕人之外的其他人,不管其是从谁手中获得的信息。我国证监会2007年发布的《关于规范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及相关各方行为的通知》,首次提出了举证责任倒置概念。按证监会的规定,涉及重大事项的行政许可或政策咨询、论证时,上市公司需要充分举证内幕信息人及其直系亲属不存在内幕交易行为[2]

    对于因偶然机会而获得内幕消息的人,例如在餐厅吃饭,偶然听到他人谈论;或者在电梯里、卫生间里等等听到他人谈论甚至是通过捡拾他人遗落的文件而获得的。对于上述人员,笔者认为并不能成为内部人员而加以处理。因为在这种情况下的关键因素在于他们并不具备一般内幕人员的主动违法的社会危害性。这方面我国也没有相应的规定,笔者认为如果实践中出现类似现象,只能认为是运气而已,并不能对此以内幕交易人员对待处理。

    笔者还认为,除了以上所述自然人以外,内幕交易者应当包括法人。最典型的就是上市公司本身。虽然《公司法》规定,上市公司只有在减资、合并、股权激励、异议股份回购四种情况下才可以购买本公司股票。而除了在合并和异议股份回购两种情况下外,公司只有在发行时才会卖出本公司的股票。在理论上,上市公司拥有自身所有相关信息,因此,无论其是否有意,只要存在内幕信息,其在改信息公开前买卖本公司股票都可能构成内幕交易[3]



    [1] 胡雪梅:“论我国证券内幕交易民事责任制度的重构”,兰州大学2006年硕士学位论文。

    [2] 陈蕾:“内幕交易认定剖析”,载《宜春学院学报》20086月。

    [3] 彭冰:“内幕交易行政处罚案例初步研究”,载张育军、徐明主编《证券法苑.第三卷》法律出版社,2010年版,第86~130页。